小城随摄猎人 捕光捉影

2020-07-04收藏量276154人已阅

这个年代人手一机,摄影愈来愈普及,大量照片唾手可得,但要在芸芸众相之中,突围而出,就不是举机拍照那幺简单。澳门土生土长的梁舜尧(Antonio),凭一幅《小渔港》夺得2016年的「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」地方组亚军,扬威海外。澳门从来都不是只得赌场和美食,只要懂得发掘,小小渔港小到极致,也可以无比动人。又刚好,Antonio形容摄影对他而言,就像渔夫捕鱼或猎人狩猎,都是要準确地抓住那一瞬间。

小城随摄猎人 捕光捉影

Antonio拍摄的《小渔港》,夺得2016年「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」地方组亚军。(受访者提供)

和Antonio相约在和隆街,由他带路在附近拍些人物访问照,期间见他随手举起相机,捕光捉影。起初只觉他拍得这样随意又迅速,真的能捕捉到想要的画面?听Antonio笑说:「我是个没耐性的人,可能等几秒都没有想拍的,就走了。」他回想在2005年开始玩摄影器材,当时带着大相机,拍的都是旅行照,自觉无甚进步。直至2010年,跟朋友参加摄影团去桂林拍照,当地有一个着名拍摄「景点」——一个竹筏上的渔夫和两只渔鹰。于是Antonio心想:「想尝试自己创作,不去模仿别人。」回来后他将照片放到外国网站,得到不错评价,喜出望外。两、三年之后,他转用无反光镜小相机,自此开始每日拍照的习惯。

小城随摄猎人 捕光捉影

跟Antonio游走疯堂区,这里有望德圣母堂、婆仔屋、葡式石仔路等,拍摄题材丰富。(李国星摄)

发掘自己的社区

摄影能够赋予人另一双眼睛,Antonio开始慢慢发掘不同的景点,世遗地标、出名街道,再深入横街窄巷,放慢脚步,慢慢留意周遭细微的变化。他最深的反思是:「在亚婆井住了20几年,自己都不去发掘自己的社区。后来是透过摄影,想搵景点了,才去发掘自己出生和长大的地方。」当然,如今他已经走访过亚婆井不下数十次。亚婆井这个世界文化遗产区,传说有一位婆婆在此地筑水池储泉水,方便居民饮用。这个故事Antonio也朗朗上口:「有民谣唱,饮过亚婆井水,就忘不掉澳门。」

跟着阳光走

2013年的夏天,Antonio去欧洲旅行得到启发,当地日照时间长,他无意间拍到一张照片,那个光影效果让他念念不忘。「其实摄影就是光和影的混合,要留意光影变化,所以现在我会跟着阳光走。」对Antonio而言,日出、日落前后,就是拍摄的好时机。他现在正职是公务员,相机随身带着,每天中午或放工时,都不忘争取时间拍照,通常一拍就是十多分钟至半小时,如果当日不拍照,就周身唔聚财。如是者每年拍四五万张相,储下十多万张作品,日子有功,也为他的拍摄作更好準备。

小城随摄猎人 捕光捉影

2013 年的夏天,Antonio去欧洲旅行时领悟到摄影当中的「光与影」,开始跟着阳光拍摄。

Snapshot像狩猎

Antonio称自己的Snapshot为「小品」,「感觉很重要,摄影和其他艺术创作很不一样,我读一些摄影班的时候,导师曾说过,摄影是很『在』的一件事。音乐、绘画或文字都可超越时空、天马行空,但摄影是记录『一剎那』,有点像钓鱼或者狩猎,是去等待一件事情发生。」他自言喜欢拍单车,有一晚他路经沙栏仔街口,看见有单车经过,于是他在原地等了两三分钟,就捕捉到另一辆刚好经过的单车,所以这种城市Snapshot除了快狠準,还需要一点运气。也让他感叹:「一年前拍的照片,现在可能拍不回了,原来有标誌性的地方,会慢慢随着社会发展而消失。所以摄影是很『活在当下』的事,今天不拍的话,迟点就没有了。」的确,沙栏仔街口的「就利栏」招牌,去年已被拆去。

小城随摄猎人 捕光捉影

Antonio随身带着小型无反光镜相机,遇到有感觉的景物,马上毫不犹豫举机捕捉。

小城随摄猎人 捕光捉影

沙栏仔街口的「就利栏」招牌去年被拆,Antonio的作品成为珍贵纪录。

要深入浸淫很久

虽然摄影不过是几秒之间的事,但Antonio认为,无论是眼前耸立的景物,还是自己对一个地方的了解,都需要投入时间。「澳门很有自己的文化特色,不同的文化交杂要经过一段很长时间的浸淫,不能人为即时製造出来。就如这里的葡式建筑,是很活的,不是倒模的,而是慢慢建立出来的。」澳门的中西文化交替,他如数家珍:妈阁庙前地有葡式地砖;大三巴后就有哪咤庙;葡式建筑旁又有旧唐楼。各种文化和建筑紧密相依,没有刻意规划,却又可和谐共处几百年,「这是在澳门才会发掘得到」。于是Antonio不满足于旅行走马看花式的拍摄,反而喜欢在澳门同一个细小而熟悉的地方重複拍照,这样才能发掘新的角度、寻找新的感觉。

小城随摄猎人 捕光捉影

Antonio时常发掘另一角度拍摄世遗景点,这样清新的大三巴非常特别。

一起重温旧时点滴

去拍照时,Antonio没有特别计划行程,都是随着心情去逛某一区,有时和太太去喝杯咖啡,心血来潮又走出咖啡店去拍照。最难忘是有时拍摄老店、老街坊,遇上特别好倾的人,还会一起分享故事。他曾回到小时候住的地方,在大炮台附近,有街坊好奇走来搭讪,二人聊了起来,他依稀记得门口有街边档卖猪肠粉,想不到街坊能和他重温儿时点滴,细说共同经历。他又时常发掘旧区,有次来到较多劳动阶层居住的祐汉区,一个装修师傅和他聊得高兴,还请他一起喝啤酒谈天,「整个过程很开心」。相信这是Antonio迷上拍摄后的另一得着。

小城随摄猎人 捕光捉影

在Antonio敏锐的镜头之下,妈阁庙前的葡式地砖,两者和谐存在。

小城随摄猎人 捕光捉影

日出或日落前后是拍摄的最佳时光,光影令眼前景物焕然一新。

感恩作品走出澳门

Antonio视摄影为兴趣,不过几年内,就获旅游局邀请在韩国举办首个个人摄影展,推广澳门文化。2014年时又在法国办摄影展,展出本地餐厅及地道美食相片;去年终于在澳门办个展,可说是回到本土。对于这些经历,Antonio总是谦说好彩。他甚少参与摄影比赛,去年刚好留意到网上有「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」,于是便挑选一些作品参赛,最终凭《小渔港》夺得地方组亚军。这张作品,Antonio记得是在2015年入秋时份,在内港所拍,记录了小渔港的一个黄昏,如他所说,此情此景,只得一次。得奖对他来说,「很感恩,摄影让我明白到,一切都不是必然的」。对于未来,他想追求更有深度、有故事性、有情感的摄影作品。摄影师就如拥有狩猎者之眼,经过时日,将磨炼出更锐利的摄影触角。

相关文章